鼠子

一切随缘

[周江] 杜明你这二傻子可长点心吧

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摸个糖吃吃
·ooc预警,私设是先前那个腐女小姐姐
·祝小可爱们食用愉快~

  是夜。月辉洒落,为周围的景色镀了一层银辉。
  屋内,江波涛一手捂住嘴,眼角依稀挂着晶莹的泪珠,肩膀一抽一抽的。他那修长的双腿交叠,腿上是一本厚厚的书。从侧面上依稀可以看出书名为《不得不提药庙的情意》。
  “江?”墨发,白衣,修长的身影一闪而过。待江波涛把视线从书上转移开来时,已经被人一把搂在怀里,然后感觉肩上一沉。
  “我在。”周泽楷搂着江波涛,把头埋在江波涛的脖子那儿。
  “书,哪儿好。”意思是:你手上的这本书,哪儿有我好看?言下之意:别看书了,快看我。
  “唔……小周,这本书很好看啊。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
  “嘶……”江波涛吃痛,只见周泽楷不再埋在他脖子那儿,本就红艳欲滴的唇上染上一丝红意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而他的脖子那儿,不仅有好几个红印,有一块地方还破了皮。
  “小周,你属狗的啊?”江波涛也不恼,双手撑着下巴,眯起双眼,“我去杜明那儿看书了啊,晚上也在那睡了啊。”威胁,这是赤裸裸的威胁!
  周泽楷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:灿若星辰的眸子内隐有泪珠闪烁,嘟起小嘴。
  “不是才说了吗?不许卖萌,卖萌犯规。”江波涛伸出手,捏了捏周泽楷的小脸。
  “唉,小周今年多大了?”江波涛扳着脸,故作深沉。
  周泽楷伸出右手,比了三根手指头:“呜……三、三岁。”极其配合地抖了抖,装作被江波涛吓到的样子。
  “周三岁,睡了。”江波涛本想展现一下所谓的男友力,将周泽楷一把抱到床上。结果却强差人意……他抱不动小周……
  “……”江波涛沉默了,小周看上去那么瘦,怎么抱不动啊?!
  最后,周泽楷一把抱起江波涛,江波涛的手紧紧环住周泽楷的肩,周泽楷一手搂着江波涛的腰,一手托着他的腿。以公主抱的姿势,将江波涛抱上了床。
  第二日,腐女小姐姐来做客。杜明把她领到周泽楷与江波涛所住的宿舍内。他俩坐在屋内喝了好一会儿的茶后仍不见人影。
  杜明与腐女交谈起来:
  “7你好,我是杜明,帅气的杜明。”
  “咳咳”腐女喝茶时呛到了,拼命咳嗽,弱弱地说了一句:“你好,我的圈名叫腐鼠子。你叫我小腐或者鼠子都行。”
  “咦?队长和副队长怎么还不起床?平常这个点早就洗漱好去吃早饭了呀——”杜明嘟囔了一句。
  腐鼠子的眼里闪烁着光,许是那炽烈的眼神刺激到了杜明,杜明二话不说拉着腐鼠子的手往宿舍房间走去。
  “咳,杜明,要不我们再等会儿吧。”腐鼠子见他这么傻,不忍心他受罚。
  “没事儿的,估计是副队长赖床不起了呢。最近副队长常常赖床,我都习惯了。”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杜明继续爆料。
  听的腐鼠子心底里的小人在疯狂呐喊:
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怎么越听越兴奋呢?!官方发糖果然最为致命!网友诚不欺我啊!啊啊啊啊啊啊!超开心!回去一定要摸一篇10w的肉啊啊啊啊啊啊!
  “咳,杜明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,毕竟……”腐鼠子为了杜明的性命着想,可不等她说完,杜明已经拉着她来到门口。
  门口半掩着,依稀可以看出两个人躺在床上,共盖着一张被子。
  幸好。腐鼠子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  谁知,杜明竟一手往门那儿推去,想推开房门。
  “杜明!不要推开!”腐鼠子按住杜明的手。杜明,走点心吧!活着不好吗?非要作死。
  杜明这二百五却挥挥手,说:“呔,没事。我们都是这样的,谁赖床谁开门掀被子,不必担心。”他拉着腐鼠子的手来到床边……
  腐鼠子莫名瑟瑟发抖,他居然……还想掀他们的被子?怕是药丸……
  “别掀被子!”腐鼠子吼道!
  可是,已经迟了。
  杜明已经手贱地掀开了……
  床上的江波涛搂着周泽楷,身上吻痕密布……许是感受到凉意,二人睁开了双眼,只看到杜明的右手中拿着被子,眼中尽是错愕,左手拉着腐鼠子 腐鼠子脸上红扑扑的,眼睛发亮。
  唉,杜明你这二傻子……不听腐女言,吃亏在眼前!腐鼠子满头黑线,为周泽楷江波涛的遭遇表示同情。
  最后,杜明被罚一个月不许吃甜食,宿舍内统一睡觉时反锁房门。至于腐鼠子?丢下一本厚厚的本子后,跑的飞快,跟脚下生风似的。
 

评论(4)
热度(36)

© 鼠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